大香焦久久狼人影院

【问题是,我/他/妈一个从小到大都在国外长大的孩子,怎么可能会下象棋!!!】

某大佬……要泪崩了……o(╥﹏╥)o

接着,群里,一群人都发送一连串的点点点点……

【……】

【……】

【……】

好惨一影帝哦。

真的,他们一点儿都不歧视从小到大在国外长大的蓝孩子。

只有【季妖孽】在一大串省略号刷屏之后,甩出来一个看上去IP很高级的网页链接,还轻飘飘发了四个字儿:

【拿走,不谢。】

群里大家全都顺手点开。

时沐阳坐在马桶上,看着微信上打开的网页链接,赫赫然的几个字儿:

元气毛衣少女爱卖萌

【国际象棋大神级自学攻略】

下一秒,时二就通红通红着眼隔着手机屏幕对季亦承默默泪目喊话了:

【季妖孽,下次和我哥见面再掐架要打起来,我绝***壁挺!!!】

刚上线的某时老大点开群消息就听见自家亲弟这条声嘶力竭的嚎叫,嘴角就是一抽。

【时暝】:【???】

【季妖孽】:【老子把语音转成文字了,截图为证!犬夜叉,弟都倒戈站我了!】

【时沐阳】:【……】果断——火速下线……!!!

时暝瞪着眼,一口气噎喉咙里,他觉得他弟最近可能是真的抽风了……

(¬_¬)

……

五分钟之后。

时沐阳从洗手间推门出来,顺手把手机装回裤袋里,长腿阔步的快速走到客厅阳台,微微颔首,

“叔叔。”

老覃同志已经把棋盘都摆好了,抬头就看见一张矜贵清隽的少年脸,眉宇间自有一股清澈沉静的过人气质,玫瑰红的薄唇唇捎还扬着一抹淡淡的不深明的却莫名有些慵懒的弧角。

老覃同志忽然愣了一下,然后才象征性的点了点头,

“坐。”

时沐阳又很端庄的坐下来了。

下象棋默认的红方先走。

老覃同志故意没开口,只是端过旁边的茶杯又不动声色的喝了一口。

“叔叔,那我就不客气先走棋了。”时沐阳说话间就拎着一颗【马】不慌不忙的往前走了一步。

老覃同志慢悠悠的茶杯放回去,这才看了时沐阳一眼。

说实话,刚刚听见这小子回答他说会下象棋的时候,他是真的不相信来着的。

而且趁着时沐阳去洗手间的时候,老覃同志又想到昨晚上沈太后和他说的“小苏男朋友说他好像是在国外长大的”的话,那就更不可能会玩中国的国粹娱乐了。

所以刚刚他故意没先说话,就是要看看这小子是不是真的会下棋,要是连象棋规则都不晓得,竟然还敢在他面前吹大话,他一定立刻把他给连推带踢的赶出去。

长得再好看也没用!

他又不看脸!

没想到……这姓时的小子真的没为了讨他欢心故意说假话骗他,反而好像真有几分本事。

“该我走了。”老覃同志咳嗽了一声,那又皱紧的眉头好像稍微松了一点儿,也就一点点儿。

然而就是这个【就一点点儿】,却让某位娱乐圈影帝大佬瞬间笑得心里开太阳花了,一排白森森的牙齿恨不得全露出来。

就有种……哈士奇既视感……

又骚又蠢的。

……

厨房里,这已经是覃苏在一分钟之内第五次偷偷探出脑袋朝客厅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