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视app最新版本下载

*** 随便弄了几下便结束了……

站在床边,陆湛深敛下眸子,话音冷冷沉沉:“我想做掉一个人,也要看他有没有这样的价值。乔晚晚,你是高估了他,还是低估了我?”

还是,她对他的信任,已经一点一点,在瓦解,消磨了。

离开她的床,他收拾了一下,离开了寝室。

走的时候,他揉了一下太阳穴,脸色很不好。

乔晚晚只是安静地看着,没有挽留,没有话,然后默默缩进被子里,强迫自己闭眼。

回到车里,陆湛深打了通电话:“确定把倪仲勇送到国外了?没发生任何意外?”

她是不是以为,他倘若一个不高兴,就能轻而易举要人性命?就能让任何他看不惯的人永远消失?在她眼里,他真的是这样残暴的人吗?

他也希望,他是啊。

电话那边,简短地应了一声。

“这次看紧他,别再让他出现在江城。”陆湛深挂断电话,安静地靠在车里,过了半个多时候,才缓缓驱车离去。

……

清爽萌系的青果女郎

翌日清早,乔晚晚带着浓浓的黑眼圈,来到医院探望凌安。

走进病房前,她深呼吸,抿起嘴角,扯出微笑。

其实早在一个月之前,安本来可以出院的,只不过后来因为情绪过于激动,又突发了一次大出血,昏迷了好几天。

之后萧寒因为不放心,干脆让她留在医院里休养。

另一方面,她猜想,可能萧寒是忌惮他的父亲会再对安下手吧。

毕竟医院是公众场合,待在病房里,能够最大程度确保安的安。

坐下来,乔晚晚微笑着:“安,我给你带了笔记过来,我现在每天上课都很认真记笔记,你看看。”

凌安摇摇头,将笔记本放在一边,惴惴不安地拉着乔晚晚的手,娟秀的眉毛不安地拧紧:“晚晚,我到底什么时候可以出院?萧寒他……他如果再把我抓走怎么办?”

乔晚晚目光闪烁,吞吞吐吐道:“你身体才刚痊愈,不用急着出院的。而且,而且萧寒最近……对你不是挺好吗?他天天都来医院看你,其实他……他……”

凌安的眼神愈发疑惑。

以前晚晚和萧寒水火不容,只要一见面,恨不得掐在一块儿。

但是这段时间……

萧寒逼她流产的事情,晚晚现在应该已经知道了,但为什么,晚晚没有一点反应?也没有问过她?

“可是我,我现在只要一看到他,我就觉得什么地方疼得厉害,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这次住院,她感觉到很多地方,都变得奇奇怪怪。

那天医生过来告诉她,她之所以大出血昏迷,是因为之前的流产手术并没有清理干净。

医生总不可能欺骗她,但她还是觉得不对,总有哪里,是不对的……

不仅仅是她的身体,还有她对萧寒的畏惧,以往也是畏惧胆颤的,可是现在除了害怕之外,还有一种很莫名的疼痛感,看着萧寒的脸……她的心,竟然会很疼。

满满的不安感,凌安愈发用力抓着乔晚晚的手:“晚晚,你可以晚点再走吗?能不能在这里多陪我一会儿?”

“嗯,我不走,我待着陪你。”

话之际,萧寒已经走进病房。

见到萧寒过来,凌安立刻吓得躲进被子里,蜷缩成的团状。

乔晚晚撇了撇嘴,看了萧寒一眼,默默退出病房。

把安交给萧寒,她不确定这么做是否正确,但是那天在萧家,她亲眼目睹萧寒被他的父亲狠狠虐打……

那种画面,那么血腥,也很震撼,任谁看了都会呼吸一窒。

能做到如此,起码他对安,不会再是随便玩玩的态度。而且这段时间,萧寒几乎天天过来医院,甚至比她来的次数还要多。

萧寒将病房门关上。

掀开被子,他把子放到凌安手里:“把衣服换上,今天可以出院了。”

出院?

她终于可以出院了!

但是现在,他是要把她带走吗?

凌安眉心皱巴巴,胆胆怯怯地看向萧寒,紧张到不知怎么话:“我,我……”

“快点换上,跟我回公寓。”萧寒双手撑在床沿,俯低身子,故意吓唬她,“等着我帮你?”

“不要!”被这么一吓,凌安的脸蛋连同脖颈,立刻红成一片。

住院这些时日,他几乎每天……都给她擦身,每一个地方,他都不会遗漏。

想想那些羞耻的画面,想想她无谓的反抗,她眼眶忽然湿润,咬了咬唇,:“你到底要我多少遍,我和你已经没有关系了,我不会跟你回公寓的,我为什么要跟你回去?我,我不要!”

萧寒轻轻哼笑:“没有关系吗?要不要我现在就弄出点关系?”

“……”

“我了,想要离开我,也得先还完剩下的四百九十七次……你呢?嗯?”

凌安像个软绵绵的布娃娃,被换上了衣服,被带出了病房,被塞到车里……

不管他对她做什么,她都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她似乎,可以想象接下来的生活。

现在,就连晚晚也不会管她了。

没有人再能帮她。

……

凌安被带回水岸公寓。

打开门,熟悉的地方,熟悉的味道,好像一座精美的牢笼,而她是被关押的宠物,任由他玩弄和发泄的宠物。

四百九十七次……

等做完了,大概,也逃不出去的。

她有种预感,他不会再放她离开的。

她的一辈子,也许就这样了,没完没了地和他拴绑在一起,纠缠着,折磨着……到最后一丝亮光熄灭,然后才算完结。

谁叫她偏偏……长得像他心底的那个女人。

萧寒从身后将凌安抱住,下颚轻抵在她孱弱发抖的肩膀,哑声道:“我去给你放水,先去洗个澡,然后好好睡一觉?”

凌安橡根木头似的,吓得不敢动。

感受到她浑身紧绷,他双手下移,搂住她细软的腰,压在自己身前:“还有,从今天开始,我也住这里。”

凌安蓦地回头,杏眸震颤!

他,他也要住这里?

不是像以前一样,欺负完她……就离开吗?萧寒轻啄了一下她巧秀挺的鼻尖,贴磨着她滚烫的脸颊:“乖乖的,以后记得每天给我做饭吃,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