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下载站

李妮看着念穆,又看了一眼慕少凌,心里充满了探究,连丰盛的火锅,也引起不了她的兴趣。

她满心想着的都是,要是念穆跟慕少凌真的有什么,那阮白怎么办?

李妮的心里充满了纠结,期待的火锅也变得不香了。

浑浑噩噩地吃完,念穆看着没剩多少的配菜,心里默默地叹息一声,幸好她准备得比较多,不然,就尴尬了。

眼看着时间差不多到T集团下午上班时间了,她站起来,主动收拾着饭桌。

李妮坐在那里,打量着慕少凌。

他没有帮念穆,这样一看,好似也是来蹭火锅的,不是男主人该做的。

但是她还不敢确定。

慕少凌知道李妮心里想的是什么,看了一眼时间,站起来说道:“时间差不多,我先回去上班。”

他的话语,像是丈夫对妻子做报备,念穆感觉有些奇怪,但是确定,这句话是对自己说的,于是点了点头,然后端着碗筷走进厨房。

慕少凌站起来要离开。

李妮也跟着站起来,跟在他的身后,一前一后的离开。

蓝色碎花清纯少女阳光溢满美图

她轻轻带上门,没有锁上,为的就是不让念穆听到他们的对话。

“慕少凌,我有话要问你。”李妮这回也不再客气地称呼他为慕总,毕竟在她的心里,现在慕少凌是一个对不起自己闺蜜的男人。

慕少凌站在那里,转过身,看向李妮,“有事?”

淡薄的语气,像是对自己所做的一切都觉得是正常的,毫不知错。

李妮冷哼一声,说道:“你怎么知道这个房子的密码锁?”

“一直都是这个密码锁。”慕少凌说道,知道她想要了解什么,她问着,他便回答。

李妮愕然,这么坦诚的回答了?

她又问道:“阳台里挂着的衣服是你的吧?”

“男的衣服是我的。”慕少凌继续说道。

李妮深呼吸一下,什么情况下一个男人的衣服会出现在女人的公寓里?答案就是两人已经同居。

她握紧了拳头,质问道:“你就这样对待小白的?她知道你做的这些吗?”

“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慕少凌反问着。

李妮现在是肯定了,阮白出国,并不是自愿的,百分百就是慕少凌嫌弃她了,所以把她送出国,这样做这种事情的时候既不会被众人唾骂,也不会被阮白知道。

她从心里疼着阮白,“慕少凌,你真的不是人,这样对待小白,根本不公平。”

“李妮,你太天真了。”慕少凌看着李妮一股脑热地要替阮白出头,摇了摇头,“你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就别说这样的话,还有,你自己的事情还没解决掉,就不要多管闲事,更何况,你吃着念穆给你准备的火锅,就是要说这样的话吗?你有当她是朋友吗?”

李妮愕然,她当然有当念穆是朋友,但是想到念穆跟慕少凌在一起的时候,她就忍不住了,说道:“我当念穆是朋友也好,不当也罢,也掩饰不了你对小白的背叛,没想到,她选择了你这么一个负心汉。”

“你从心底里把念穆当成好朋友,就不该说这样的话,你认定了我是负心汉,那念穆是什么?”慕少凌按下电梯,不打算继续跟她纠缠这个话题。

一个连自己感情事情都没法掌控的女人,跟她说多了,也是混乱。

李妮深呼吸,有些心虚,是啊,她把阮白当成朋友,自然的,也把念穆当成朋友。

但是眼前的这个男人,让她开始怀疑自己的友谊是否真诚。

难道,她对念穆的友谊并不真诚?现在的接近纯粹是因为她能在自己无助没有去处的时候当一个避风港?

跟念穆交往,是因为把她当成工具?

李妮很快否认了这个念头,她跟念穆交往,是真诚的。

可是阮白……

电梯到达楼层,慕少凌按着,不让电梯门关上,他说道:“在你没弄清楚自己到底把谁当成朋友的时候,甚至没有弄清楚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就不要随便去对别人进行批判,很多事情,你并不知道,不但是我这边的事情,还有你自己那边的事情,李妮,做人不能一味的逃避,也不能太过糊涂。”

说完,他走进电梯。

李妮顿时来了火气,“你说谁糊涂,我比你都精明!可恶!”

无论她怎么骂,电梯门还是关上了,她看着不断往下的数字,暗暗说道:“气死了!”

念穆站在门口,听着他们说的一切,叹息一声,李妮还是怀疑了。

她越是想要逃避的事情,越是想要对她隐瞒的事情,在慕少凌的一个举动下,什么都暴露了。

李妮走进来,看见念穆站在门后,怔了怔,说道:“刚才我们说的话,你都听见了?”

“嗯,都听见了。”念穆点头,她没有关门,只是虚掩着,该传进来的声音,还是能听见的。

李妮解释道:“你别误会,我只是不想小白她伤心难过。”

念穆摇了摇头,自然知道她说的那番话,是什么意思,“你不用解释,我都懂,但是事情也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那衣服是慕少凌的。”李妮说道,她的家里挂着慕少凌换下来的衣服,难道还不能说明一切吗?

“慕总的衣服不止这一件,保姆房的衣柜里还挂着好些。”念穆叹息一声,无论她相信与否,都要做解释的,“现在T集团都忙着投标的事情,他平时加班晚了,就会过来,不过不是睡在主卧,而是睡在保姆间,毕竟要回去老宅的话,路程都要将近一个小时,这一个小时要是用来休息,隔天的精神会好很多,所以,他偶尔会睡在这边,换下来的衣服,钟点工也会帮忙清洗,就是你现在看到的这一套,他昨晚换下来的,保姆间那里也铺着床被,是他用来休息的,还有,公共洗手间里面的洗漱用品,都是他的,我的则是在主卧的卫生间里面。”

李妮听着她的解释,没有走进保姆间看,走过去,抱着念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