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观看

墨紫暗喊糟糕,那边常头儿就训上了。

“居然问那又如何。”他哈哈仰头干笑两声,“真是不知哪儿蹦出来的兔子,想吃草,也该先问问这草谁家的。谁不晓得我们日升是民间船业老大,可你们开船场不拜山,屁都不放一个,就招船工,我瞧你俩年纪不大,就可怜你们东家找了不懂事的,船场没开就要关门了。”

岑二忙看看墨紫,却被回以苦笑,顿时明白对方不是空洞吓唬。

要说这船业,求大于供,没错。垄断寡头,没错。同样,寡头们的势力也大。如果得罪了他们,那小小的红萸也没得混了。

所以,日升虽然派来的只是两个小兵,墨紫却不能得罪。不过,虽然不能得罪,她说话却是客气而不低声下气。

“两位兄弟请听我说。红萸船场是东家的祖业,荒废多年了。我东家近日迁到上都做些买卖,觉着地荒了可惜,便命我等重新打理起来。说句实话,真是两眼瞎一抹黑,什么都不懂,更不知有拜山的规矩。还望两位回去替我们说些好话,我等明日就备厚礼登门造访。”说完,掏了两锭银子出来,要塞给他们。南德贪官横行,大周是礼多人不怪。

常头儿皱眉推回去,“我们替自己的东家办事,办成了自然回去领赏,要你给银子作甚?”

阿陈在旁边附和,“长得眉清目秀,做的事却鬼鬼祟祟,当我们日升的人见钱眼看,想买通我们啊?”

墨紫心道,日升的小兵尚且如此,那大老板应该是个明理的。当下,心定三分。故作尴尬把银子收好,又拿自己年轻当借口。

“其实,东家让我们来,一是告诉你们一声,免得让你们空等三日,二是给你们红萸船场一个机会过三关,从此就随你们怎么整了。”常头儿从怀里拿出一张帖子,“喏,这是我们东家的亲笔信,自己拿去看吧。”

给银子都没收,墨紫就发现这个常头儿,虽然粗声粗气的,说话调高,人其实不算恶劣。同时,她双手接过信。

常头儿见翻身上马,“墨哥,我叫常吉,这小子叫陈志,你三日后来日升,报出我俩的名字,我们就来迎你。”

俏皮的女子乐事多

陈志笑嘻嘻,指指大门口红萸船场的牌匾,“墨哥,这红萸早该谢了,你哪儿找来的?”

“那是木头雕的。”墨紫耸耸肩。生病时无事雕着玩的,就挂在牌匾上显摆两天。

常吉顿然一惊,缰绳不小心拽太紧,马儿嘶嘶呼气。

陈志眨不动眼,一脚差点踩空了,“假花?”

墨紫点点头,笑容光明,“假花。”

“怎么可能?那花瓣随风动,还有蜜蜂——”身为一名合格的船工,眼力必须要好。他看得那么仔细,蕊芯子上的粉粒都很清楚。

“我找的这个木雕老师傅似乎挺厉害。”墨紫可以随便承认自己的女儿身,但不随便公开左手之能。不过,这两人的惊异,让她陡然警惕,回头就得把花去掉。这是记忆回来的后遗症啊

“老师傅大名是——”常吉很想知道。

自古,用手使粗力者,为工。工者,生巧心,手巧物,为匠。匠者,物起彩,华美意,为师。师者,死物活,惊世举,为大师。

常吉是一名出色的工匠,一看木红萸一簇风里舞,墨紫所说的老师傅恐怕非同寻常,说不定是大匠师。怎能不起敬?

墨紫没料到他问那么细,只好说得玄玄乎乎的,某个路边的木雕摊,把花交给她之后,老人家挑担就走了。

常吉大是惋惜,和来时骄傲之气截然不同,长吁短叹着走的。

陈志在门口徘徊来徘徊去,盯着花,两眼发直。在墨紫担心他是不是盘算带一朵回去,想要裘大东去赶人时,他才摇头摆脑离开。

“这两人挺怪。刚进来时下巴抬那么高,全然瞧扁了咱们。离开时就一口口叹气,还在大门外不肯走,多舍不得似的。”岑二是无法理解匠人追求鲁班境界的心情的,“对了,那个常吉说给咱们机会过三关。什么意思?”

“我也不知道,也许这封信里会说。”墨紫挥挥手里的信。过三关,她听着怎么觉得心里没着落呢?

拆开信,一页纸,一张名帖。

名帖烫金,一座笑弥勒的画,正楷写两个字——闽榆。

一页纸,几句话,用词很客气,说红萸坳休业多年,突然要重开,作为日升船场的东家和行会首席,应该要道个喜。不过行有行规,否则跟其他同行不能交待,因此请能作得了主的人带懂船熟水共五人,于某日到日升船场一趟。只要过得三关,就算正式入行,能接受大家的恭贺了。某日,离这日还有三天。

信上没说三关是什么。

岑二听墨紫念了,还是问老问题,三关到底是怎么样的三关。

墨紫又把信看了一遍,怕漏,反面都瞧了,确定没有三关的详细说明,就这么假设,“或者是船业的行规。要不,咱们分头打听打听?”

岑二想想极有可能,急忙说,“墨哥,咱们赶紧回城里去。早点打听清楚了,早点想对策。说不准对方跟豹帮一样,是自立的破规矩,那咱们不理他们也罢。”

墨紫不想浇岑二冷水,这行会可比帮派厉害。帮派里多是劳苦大众,不容易攀上官府关系,但行会里的人都是老板级的。而船业,如她之前所说,大头都由朝廷工部管着,民间这些则受到官府的控制。能混成大船场的,背景必定不简单,不是巨富便可能是官商势力。而且,这个闽姓她好像在哪儿听过。

她想着,嘴里就问了出来。

岑二哎呀一拍头,“这个闽榆和南德佛珍斋的闽氏一族会不会是亲戚?”

对了,墨紫回想起来,那时在珠玉记的密室里听周文提过。

她眯眯眼,“佛珍斋开山老祖叫闽珍,至今已经七代,按理佛珍斋可能传自大唐以前,为何说是南德的佛珍斋?”

“墨哥,这还不是南德朝廷想让闽氏有家国之感,能多缴银子呗。要知道,佛珍斋原本在四国各地均有分店,还开各种营生。这些年南德风气不正,而大求尚武,玉陵破国,只有大周还算平静。要是我,就迁入大周,把南德那边的生意都收回来。不然,怎么喂饱那么些贪官?”岑二说着,伸手招来马车,请墨紫上去。

“岑二,你对闽氏一族好像很关心,难不成你想开珍宝楼?”墨紫上车。

“我哪有那个本钱和本事?东家倒有。不过,闽氏不单是买卖奇珍异宝,还有代代相传的制宝手艺。在望秋楼里常听客人们提起,我听着有意思而已。说起来,咱们楼也算是各种消息云集之地,怎么就没听说过这三关呢?”岑二坐到车夫旁边。

墨紫笑笑,弯身进车里去,合眼继续睡觉。

道她怎么老是睡?因为,身体吃不消。行动缓慢,体力一下子就透支。但也不能真什么是事不做,只能抽空靠睡觉来养。

七夕和元澄金银他们喝酒,其实也没喝多少,就是体质弱,才很容易醉的。那萧二用吟月剑压她的肩,她还能感觉结疤的伤口跳了跳。最近,她这样消耗法,会不会短命?

胡思乱想中,昏睡近一个时辰。进城时,岑二问她在哪儿下,她还没清醒,说了个地方。等到了,发现是手艺人和工匠们找活干的一个街市。

天色暗了,自然也没剩几个人。

“就是这里,我让伙计贴过征人启示。居然叫日升的人给撕了,真是好没道理。”岑二对日升没有好感。

墨紫养过神,精力还不错,这里离裘三娘的别院也不远,就让岑二自己回望秋楼去打听,她找人问过后,慢慢走回去。

生命在于运动嘛。

岑二本来还担心她身体不好,硬要留下马车,让墨紫一句离玉和坊太远堵了口,最后只好吩咐车夫跟着她走。

墨紫问了两三个看似是工匠的人,都说不清楚三关是什么。眼看天全黑了,她便往回走。经过一条小巷,听到有两人在说话,还挺大声。

“你问红萸坳干什么?不会想去找工吧?少字”一人说。

“这上面不是写了招船工吗?有什么不对?”一人问。

“兄弟,我不管你是哪儿来的,穷到什么地步,这红萸坳,暂时是去不得的。日升船场的东家有话,任何人不得到红萸坳做工,不然今后就别想在船行里混了。我听说,那红萸船场居然还没给日升拜山,就擅自想开工。真是,一点规矩都不懂,还敢开船场。我瞧啊,便是红萸过了三关,也是白傻脑袋接不到单,给它干活说不定连工钱也拿不着。”第一人说。

“可是,我儿子病了,没钱抓药啊。”第二人原来是没法子。

“你就到日升去找找看哪,那里总是缺人的。”第一人还算热心。

“我去过了,没有户本,不要啊。”能听出第二人心急如焚。

“你哪儿的,怎么没户本?”户本就等于大周的身份凭证。

“我是从玉陵来的。”第二人又是个玉陵难民。

至少,有个知道三关的,墨紫驻足旁听。

今天第二更,也是12月粉270的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