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视屏

*** 其实,燕飞能够理解,大丈夫,成大事,怎会儿女情长。

武君临当初的一句等我,有可能就是随一。

但他却万没想到,一句看似随意的承诺,让林秋水用了一世等待,到最后,爱转为恨,这股恨,可逆苍天。

落凤阁前。

几位黑袍老者一字排开,远远的看着林秋水。

“咯咯咯,林秋水,数年前,我幽冥魔宗两位魔君,惨死在你们手中,你可还记得?”

林秋水今年七十有余,一张脸却犹如三十芳龄,显然,所修功法颇有驻颜的功效。

她的脸色也有些苍白,显然也中了幽冥无影散的毒。

“哼,落凤阁方圆百里,男人敢入,杀无赦。”老者笑道:“呵呵呵,是么,今日我等已经到了你的落凤阁,你们为何还不杀?行了,废话少,林秋水,今日老夫来,就是给你落凤阁一个机会,归顺我幽冥魔宗,你们可活,否则,今日落凤阁将灰飞烟

灭。”闻言,林秋水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哈哈,邱一峰,你好阴毒的手段,竟然幻化易容,派人到我落凤阁下毒,算什么英雄,你们这些男人,除了争名逐利,满脑子都是阴毒的算计,我林秋水,难道会怕了

你?”

黑袍老者正是幽冥魔宗六大长老之一的幻魔邱一峰。

珊珊恋上你的床

“林秋水,老夫自认不是你的对手,但你现在身中幽冥无影散,最多只能发挥七成实力,哼哼,至于你的那些手下,可还有一战之力?”

话音刚落,一个黑袍男子走上前一步。

“师傅,少跟她们这些女人废话。”男子手中长剑一挥,朗声道:“林秋水,我只问你,降是不降?”

“滚!”

忽然,林秋水爆喝一声,却见那黑袍男子当即后退数步,一血喷出。

邱一峰急忙一把按住黑袍男子后背,这才帮其稳住伤势。

南离在暗中看的心惊不已:“这落凤阁阁主,好强的实力,身中幽冥无影散,一吼之下就险些要了对方的命,了得,果然了得。”

此刻的燕飞,正在抓紧一切时间恢复。

负伤恢复,修为直接突破剑魂境后期,他却高兴不起来。

听了南离的话,燕飞心中暗道:“那还用,真武剑圣的红颜知己,岂会是泛泛之辈,这林秋水的修为,最少达到了武帝之境,只可惜”

落凤阁前。

邱一峰老脸一沉。

“好,我就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给我杀!”

一声令下,上百魔众挥剑,斩杀了一百多被俘的落凤阁弟子。

这些弟子到现在,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只能任人宰割。

“林秋水,你降是不降?”

林秋水的脸色略显苍白,满是肃杀之气。

此时此刻,她正在竭尽力的压制幽冥无影散,甚至想将之驱除体外,所以她不敢轻举妄动。

等了十几个呼吸的时间,邱一峰再次下令,又杀了一百多。

林秋水还是一言不发。

邱一峰准备下令再杀,另一个黑袍男子上前一步,前车之签,此人没敢太靠近。

“啧啧,咯咯咯,师傅,这些女人恨意满心,杀恐怕没用。不如换个办法,弟子发现,有不少还有些姿色,不如?”一阵淫邪的笑声响起,落凤阁女弟子听后,都怒目而视。邱一峰满意的点了点头:“也好,杀了也是浪费,不如让弟子们享受享受,好,抓些有姿色的过来,林秋水,今天就在这里,老夫就让你亲眼看看,这些让你恨之入骨的男人,是怎么玩弄你这些女弟子的,

哈哈哈哈。”

邱一峰话音落地,数千魔众同时大笑。

哄笑声此起彼伏。

同时,上百魔众一人拉着一个被俘获的女弟子,来到落凤阁的正门前。

“师傅,师傅救我。”

“我呸,你们这些天杀的男人,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天下的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放开我,我跟你拼了。”

淫邪的笑声夹杂其中。

“啧啧,娘们,长得还不错,听你们喜欢杀男人,今天,老子就让你舒服舒服。”

“过来吧,让老子享受一下,完了再送你归西。”

一时间,落凤阁前一片混乱,场景不堪入目。

落凤阁长老们看不下去,正想冲出去救人,可惜两腿发软,无能为力。

远处,南离看的怒火上撞。

“哼,这帮魔道贼人,燕兄,拼了吧。”

段如烟更是两眼喷火,长鞭在她手中攥得咯咯直响。

燕飞也知道,不能再等了,他取出一个玉瓶,逼出精血到其中,而后将之递给南离。

“南兄,一会我出手,你第一时间将这精血给落凤阁众人服下。”

接过玉瓶,南离应道:“放心,交给我了。”

“记住,先给阁主,然后是长老。”

段如烟急问道:“那我呢?”

燕飞单掌平伸,傀虫虫母出现在掌心,燕飞对着虫母叮嘱几句,那虫母点了点头,而后燕飞将之递给段如烟。

“妳带着它,到上风,其他的不必管了。”

段如烟吓了一跳,性情直爽甚至有些暴戾的她,竟然害怕虫子。

燕飞无奈,急忙:“你俩换一下。”

无奈,南离只好将玉瓶交给段如烟,他则愁眉苦脸的接过虫母。

一切准备妥当,燕飞再看落凤阁前,有些女弟子的衣服已经被扯破,凄厉的喊叫声和魔众的淫笑声交织在一起,凄惨无比。

“动手。”

燕飞身形闪烁,悄然靠近。

段如烟紧随其后,南离则带着虫母赶往上风的位置。

距离差不多了,燕飞爆喝一声,惊得所有人一愣,下一刻,燕飞冲入人群,剑锋以最快的速度劈刺砍扫,瞬息间,连斩数十余魔众。

段如烟则直奔林秋水而去。

想近林秋水的身绝不容易,段如烟大喊一声:“阁主,解药在此,不必惊慌。”

异变突发,所有落凤阁的人都一惊,包括林秋水在内。

面对如此困境,段如烟的话,林秋水三分信七分疑。

段如烟到了近前,却被两位老妪拦住。

“站住,你是什么人?”“来不及了,快,这里是解药。”***